break me

最近沉迷产肉,或者走心

【中国蝙超】考PETS好玩吗?

05
我终于回来啦!

OOC预警,写这篇的时候我可能太饿了

孔克南迷迷糊糊地在王柏熙的怀里窝了会儿,潮湿温暖的吐息喷在王柏熙的颈窝里,像只善于撒娇的大型犬。可他又太瘦了,从背脊抚摸到腰窝,满是精壮的感觉。

王柏熙想了想,这大概是只中华细犬。

他们不该在餐桌旁边做这样的事,可是孔克南望着他的眼神又过于湿润,他们的身躯紧紧地贴在一起甚至可以感受到对方身体因呼吸而起伏的幅度。

小男孩迟疑地把头抬起来,伸出了纤细的手指突然地戳了戳王柏熙略有弹性的肚子,他忍不住笑了出来像一个小混蛋似地说:“好软啊,老王。”

王柏熙顿时脸就黑了,柔情蜜意一下化作对超人精瘦体型的怨恨,他重重地哼了一下:“蝙蝠侠不抱抱。”顺手把孔克南推开。

孔克南双手反扣着桌边,轻巧地从王柏熙身上跳了下来,他有点后悔自己刚刚的行为,本来自己可以在男人身上多窝一会儿的。但是香甜的气息让他立马精神起来,他小跑回自己的位子上,兴致勃勃地盯着弗管家端来的甜菜饭。

这俩人的胃口都很大也没什么忌口,几乎把一桌的菜都席卷干净。从糖醋小排骨到汤浇西蓝花再到烤茄子,还有一大碗的番茄土豆浓汤,这个季节的番茄汤根本不用番茄酱来调味,浓郁的酸甜味就充斥了整个口腔。

孔克南和王柏熙在此期间根本就没能说上什么话,俩个人都在埋头苦吃。用完晚餐之后,弗管家又端上了南瓜饼,孔克南认命似地继续吃了起来。估计这样下去他就要和王柏熙一样了,还可以组个吃货联盟。

太可怕了。

想着,孔克南冲着第2块南瓜饼伸出罪恶的手。他捧着南瓜饼进食的样子宛若一只极速小仓鼠,王柏熙觉得这样子很可爱,他不由减下了进食的速度分出一半精力来观察男孩的模样。

孔克南被看得有些发怵,他不禁思考起来是不是自己导致了王柏熙的进食不足抢了他的饭,所以现在这个大块头对他不爽了。

他虽然是个吃货,但他在吃饭时还是会思考的,好不容易才弄到手的恋人,要是因为吃饭这点大事就分开了,总觉得不太值当。于是孔克南把最后一口吞下了肚子之后就擦了擦手,一副乖巧的样子端坐在桌边。

奇怪的是,王柏熙也停下来了 他张开嘴带着甜腻的奶油问到:“吃饱了?”孔克南只好点了点头,直视王柏熙干脆答道:“饱了。”

王柏熙似乎有些失望,他不舍地看着剩下的俩个南瓜饼被弗管家端走,说:“你不急着回去的话,我可以带你在我家随便逛逛。”

孔克南轻快地在后面跟着,宅子里一切的东西都令人感到十分好奇,包括那个罗马风格的浴池和暖色的圆型书房。王柏熙坏笑着揉了揉孔克南的脑袋,说:“下次我们可以一起泡泡。”

孔克南咯咯地笑着,他弯腰躲开了王柏熙的手,狗嘴吐不出象牙:“那我们就会像甘蔗和苹果泡在水里,然后健美的罗马男人就会把我们一口吃掉。”

王柏熙觉得有些无厘头,孔克南的脑瓜里装得满是稀奇古怪的东西,和奇妙的联想。在他的脑子里的故事,八成和食物有关系,剩下两成就像天边的云彩略有规律却又肆意妄为。

他的男孩,王柏熙微微勾起嘴角像个狡猾的厨子,孔克南会是自己盘子里最美味的南瓜饼,柔韧甜腻,乖乖躺在盘子里身体温热,说:“尽情享用我吧。”

孔克南则觉得另有想法,他觉得王柏熙是那碗永远也吃不到的气泡小馄饨,清汤上撒着葱和蛋皮。加辣,加酸,随便选,这碗馄饨的肉还很足,香味一扑,诱惑着:“快来吧,稳赚不活亏。”

两人就这么各怀鬼胎地在大宅里逛了一圈,王柏熙体贴地提出开车送孔克南回去。实际上,这附近也没有车站了。可他是超人啊,这段路程连半分钟都用不到。当然,孔克南还是羞涩地点了点头,他们驶过大桥和小路,一样的道路如今有了不同的风采。

音响骇人的破车开了过去,孔克南漫不经心地翻弄着手中的书,他转头望着男人还算分明的下巴,刁难着问:“你想好和我妈怎么解释了吗?”他苦恼苦恼地望着那个“Pacific”,想是要一口吃了它。

王柏熙悠然地答道:“蝙蝠侠永远有Plan B ,”他看着孔克南的眼睛,故意咏叹着说:“不过你得先亲亲我,不然我也说不准。”
男孩无奈地凑了上去,轻轻咬了口,像只可爱的蚊子,他一字一顿地说:“你可别后悔。”

当然,永远不会。

                                                                                   THE END

撒花,第一篇没坑的文。接下来时间很多,如果你们想看 甜心宝贝 的话我就接着写它了。                                       
     

【蝙超】考Pets好玩吗?(4)

王柏熙觉得孔克南吃错了药。

自从那个男孩感慨万分地说出了“这很难令人失望”这句话后,王柏熙就觉得他是不是恶补语文过头了。

我们还是待会儿再把《三年高考五年模拟》拿出来好了。

王柏熙有点紧张,但他表面上还是保持着尽在掌握的模样。可能现在揭露秘密身份有点唐突,但他计算了几率,这绝对在孔克南的接受范围内。

对了,其实秘密身份这个说法也很有趣。当你是王柏熙时,对你来说蝙蝠侠是秘密身份;当你是蝙蝠侠时,王柏熙才是秘密身份。从蝙蝠侠的定位来说,他不会和谁坠入爱河,但从王柏熙的角度来说,保持长情时间困难的事。但这俩个人实际上是一个人,这个人得出的结论是他想要和超人或者说是孔克南坠入爱河,且保持长情。

所以,这个人算不算第三个人格。

王柏熙意识到自己又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孔克南已经尴尬了许久,他的每一寸暴露在王柏熙视线下的皮肤都在发痒,似乎在提醒他不该失去分寸 。

王柏熙似乎不是很在意他说了什么,他得体将孔克南领进了家门。弗管家早已候在了一旁,他微微弯下腰说:“欢迎回来,先生。还有你的朋友,孔公子。”

孔克南一瞬觉得难以呼吸,他迟疑地问到:“弗管家是你从小到到大的。。。”

“当然,”王柏熙看到小男孩无助地针扎了一下,他只得生生回答到:“从小到大,弗从未在此期间照顾过其他人家。”

孔克南搓着衣角,他像认命似地发出了“哦,哦”声,然后愤愤不平地说:“你早就知道我是谁了,你却瞒了我这么久。”
王柏熙忍住了伸手摸一摸男孩的头发的想法,理直气壮地说:“我发现你的身份靠的是我的头脑,而且我已经给你很多次暗示了,男孩,这很公平。”

孔克南脸因为王柏熙的话而红了起来,他开始搓起手来了,他低声说:“好吧,好吧。”

天知道,王柏熙能不能谅解一下他的心情。他,孔克南,一个根正苗红的三年好少年,刚刚发现他的暗恋对象从俩个人变成了一个人,这没有令淳朴的超人感到丝毫安慰,实际上他羞愧极了。

就像写了封情书,却被暗恋对象提前了一般。

王柏熙却安心了起来,他有十足的把握,孔克南已经能吞下这个信息了。这代表什么,他和男孩的距离可以更近一步了。

四舍五入就可以结婚了,好吧,没那么快。

弗管家暗藏名与利,适时地开口:“晚饭已经准备好了,你想要现在就用餐吗,老爷?”

王柏熙点了点头,右手搭上孔克南的左肩,说:“走吧,有很多你爱吃的。”说实话,孔克南觉得自己和王柏熙的进度条右千差万别,但看在美食的份上,他就不纠结这些有的没的了。

他已经闻到香味了。

菜不算多,弗管家还是严格遵从中餐摆盘的标准将美味菜肴按中垂线摆放开,孔克南暗叹于王家生活的精细,连个饭碗都散发着细腻、温润的感觉。

王柏熙大摇大摆地坐到了主位上,孔克南随意挑了个挨着王柏熙的位置,他还是不愿多说话。毕竟,他才刚刚被他肆意妄为的队友给“智商羞辱”了。

弗德雷走到两人声旁问:“现在要盛饭吗?”

孔克南愣神之际,王柏熙和弗管家四目相对,他感受到了老管家善意的逼视,便开口:“当然,别盛太多了。”

在弗管家端碗离开之后,王柏熙才开了口:“对不起,如果你觉得我刻意瞒着你的行为是一种伤害的话,我提前去先为此道歉。”

这样的发言让孔克南局促不已,他慌忙开口到:“怎么会,啊,我知道你为什么,额,不和人亲近还有保守秘密之类的,我很了解这些。额,所以我不会把他放在心上。好吧,我想说的是,我理解你,所以我不会生气之类的。”

“谢谢。”王柏熙的脸上没有表情,他轻敲着腿面,试图把肚子里的千言万语压缩成一俩句聪明的,含蓄的,又能感人肺腑的话,他已经等待了太久,不想再拖。

该死的。

“我缺少你。”

孔克南艰难地消化着这句话,他的喉咙满是晦涩的感觉,心跳不止,他像想要验证自己刚刚的听到的话一般问:“什么?”

求你了再说一遍。

王柏熙深吸了一口气,希望自己再开口时的每一句话都铿锵有力,也盼他听上去像雄鸟的鸣啼那样美妙:

“我缺少你。”

男孩像一只慌张的小鹿,可怜地抓住了桌布的一角。孔克南轻而易举地理解了王柏熙话中地意思,美好来的太容易,他有点不敢相信。望向王柏熙的双眼,深棕的眼睛仿佛是裹满蜂蜜的宝石,甜蜜的晶莹里包含着苍厚的丰满。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孔克南脱口道:

“我也缺少你。”

王柏熙将孔克南拉入怀中,深绵地吻了起来,孔克南是个无师自通的小天才,他勾着王柏熙的脖子胡来地一阵攻池夺地,王柏熙无奈地按住他的头将杂乱的节奏带了回来,他紧紧地换着男孩结实的腰部,像一只抓住了母鸡的公兔不愿放手。

最后,男孩疲软地窝在王柏熙的肩头,王柏熙低头轻轻吻了吻了孔克南的脖子,清爽的味道充满了鼻尖。

这很难让人失望。









弗管家:我就盛个饭,你们都上几垒了。

 
                                                                                              TBC

【蝙超】迪克的新年礼物

老夫少妻Play
破自行车走起,短篇

意外和平的夜晚。

克拉克和布鲁斯坐在温暖的壁炉旁清点新年礼物,包装纸堆在脚边,他们的朋友的主意总是如此有趣。克拉克的笑意在看到了亚瑟送的深海奇虾之后就止不住了,他斜靠在椅背上笑着对他正在沉思地丈夫说:”我敢打赌这很美味,这次我们可以开口福了。“

而他的丈夫则心不在焉地翻转着手中的小盒子,微抿起的嘴唇和游离的眼神验证他正在想些什么有趣的事,但布鲁斯并没有因此错过爱人的话:”当然了,克拉克,但是我这里有份更好玩的东西。“

”你想试试吗?“布鲁斯刻意压低着嗓子问道,他摇了摇手中的盒子,沙沙的声音挑逗着克拉克的好奇心。

克拉克放下了手头的东西,他接过了布鲁斯递来的盒子,看到上面夹了张纸条:”为了你们长久的爱情生活,甜蜜的情趣是必要的。——爱你们的迪克·格雷森。“

克拉克几乎立马猜出了盒子里大概是什么东西,热情的迪克总是乐于为他们私密的生活提供”帮助“,即使他们大多数时候并不需要。

布鲁斯的小把戏已经够年轻的恋人受得了。

”我们不能拒绝他的好意,“布鲁斯坐到了克拉克的旁边还把那块香甜的蜂蜜蛋糕顺走了,他揽过克拉克的肩头:”先把它拆开看看吧。“

克拉克慢悠悠拆开了它,小小的盒子里只装着一副纸牌、两个骰子和和一个橙色的小袋子。怪不得这么轻,克拉克轻声嘟囔着。他丈夫搂着他的手收紧了些,克拉克不得不加快了手上的速度。

两个骰子是透明的,一只上写着:舔、咬、吸、吹、打、捏;另一只上则是:双耳、娇唇、咪咪、肚脐、屁屁、大腿。

该死的,这还是夜光的。

下面拉灯:
http://wx3.sinaimg.cn/mw690/005Ygzy9ly1ff5tmfatu2j30c81e9aj6.jpg

第一篇肉终于撸出来了,或许有后文♥

【蝙超】甜心宝贝

普通人AU
一看题目就是老不正经的文系列

克拉克离开美丽的堪萨斯的小镇到阴冷的哥谭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在暑假的最后一个星期,克拉克告别了家人远赴哥谭求学。从堪萨斯到哥谭并不算远,但看在上帝的份上,这是他独自离家到过的最远的地方了。

玛莎在最后一次叮嘱之后,抚摸了儿子的脸庞:“我们会一直以你为傲的。”乔纳森将手上的大包交给克拉克,半开玩笑地说:“不要坐过了,克拉克,这样你妈妈就有理由24小时盯着你了,从牙刷到校车。”

玛莎笑嗔:“他已经没有校车了,去吧儿子,到了给我电话。”克拉克最后给了玛莎和乔纳森一个拥抱,然后提着俩个包裹小跑上了火车。

克拉克合上了那本折磨他很久的资料,在杂志栏旁边的沙发上躺下了。如今的克拉克已经没有初次站立在这雄伟的建筑之下时那种兴奋的感觉了,他感到了疲惫。

乔纳森生了一场不大不小的病,家中的事务都落在玛莎的头上。新聘来的工人充满了“血气方刚”的傻气,很显然他们并不把玛莎放在眼里。克拉克担心急了,他提出回家帮玛莎料理家务,但被拒绝了。

“安心待在大学里,这样就够了。”玛莎在电话里安抚着儿子,温和中又带着强硬。克拉克似乎明白了母亲的意愿不可改变,但他做了最后的挣扎:“我自己来赚生活费,妈妈,我可以的。”

玛莎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用疲惫的声音答道:“好吧,克拉克。但不可以做出格的事。”

“当然,妈妈。”克拉克用一种甜蜜儿活泼的声音答道,他已经足够大了,是时候自己养活自己为母亲减轻些负担了。

他很快在一家快餐店里找到了工作,每天将货物搬进店里,再把垃圾拖出去。虽说不复杂但是十分消耗体力,幸好克拉克从不缺力气。店长是个好人,她清楚克拉克的近况之后,便把每天剩下来的汉堡和玉米棒多分一些给克拉克还亲自为他排班。

哥谭的晚上并不太平,克拉克每天都会送店长回家然后再自己乘公交回去。一个呆头呆脑的学生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可以抢的东西,克拉克一直很安全,他尽量弯着腰还配了副眼镜让自己变得毫无出众之处。

这样的安稳在昨天晚上的一个冤大头的手里结束了。那个倒霉吧唧的家伙抢了他的钱之后就淹死在河里,他的工资变成了一团面糊。警长满怀歉意地拍了拍克拉克的肩头,给他买了碗泡面之后就走了。

没人准备为他的遭遇负责什么。

克拉克端着那碗热气腾腾的面走了,他在脑中计算着自己的钱能撑多久,还好可以撑到月底。当然,是不算给迪克买生日礼物的话。

倏地,他想起了在学校里收到的传单,那个黄头发的男人将传单递给了他,得体的西装粘上了油渍:“这很适合你。”克拉克将传单从口袋里掏了出来,上面印着红色的大字:“SA–甜心宝贝。”

这是一封充满了诱惑力的邀请函,用卢瑟校长的话来说就是“奶奶的蜜桃茶”。克拉克对这些交易略有耳闻,年轻的大学生和那些上了年纪的富豪约会,然后那些慷慨的“干爹”就会为“甜心宝贝”支付学费、甚至提供更有质感的生活。

克拉克认为这是一种交易,如今他被这种“历史悠久”的玩样吸引了。他攥紧了手中潮湿、褶皱的纸,朝着更远的街头走去 。
                                                                                     TBC

科普一下背景:
甜心有约(Seeking Arrangement)由创始人布兰登·韦德(Brandon Wade)创建于2006年。是一个为高端人士打造的国际性的“甜蜜定制”约会交友平台。在美国流的“甜蜜定制”不同于中国所说的“包养”和所谓的“干爹”、“干女儿”关系。SugarDating在北美有更长久的文化背景,它可以是单纯的友谊,或有共同话题的人相聚取乐, 当然如果双方愿意,“甜蜜定制”中的男女也可以更深一步交往。

来啊,造作啊!

【中国蝙超】考PETS好玩吗?(3)

王柏熙最近有点苦恼。

他有一个迟钝的队友,只要对方开窍一点,他就可以说自己有一个迟钝的小男孩了。

一个标准的,又是古典的审美上的东方男孩。方脸,细长的眼睛,端着的五官上留有些稚气,健硕的肉体满是青春与健康的气息。

看在老天的份上,在该死、不可抑制的本性上来说,他已经憋了足够久,他现在、马上就想把自己的秘密身份告诉他傻气的小男孩。

他们已经足够亲密了,他们已经足够信任彼此了。

可是,他又不想让自己的秘密身份让对方那么容易知道。恋人之间需要情趣。给一点信息,对方变会疯狂地抓住,顺藤摸瓜,互相心知肚明的小把戏。

这是美丽的小把戏,足够有情趣。

现在的王柏熙觉得当年的自己是个傻子。

他的小男孩,一脸无辜地坐在他的副驾驶座椅上,完全不知道自己说了令他多么兴奋的话。王柏熙感到浑身的肌肉都紧绷着。可是孔克南没有再提关于“身材”的话题,他有了新的需要思考的事。

“待会我们去吃什么?”

拜托你能想点吃以外的事吗?王柏熙心烦意燥,所以顺便闯了个红绿灯,但他还是正对孔克南的问题认真思考了一下,并且使当地提出了进一步的邀请:“可以的话,不如来我家吃个晚饭。”

孔克南咯噔了一下,但又觉得接受王柏熙的邀请也没有坏处便答道:“好啊!”

王柏熙像是松了口气,他用一种特别的审视的目光看着孔克南,仿佛在观察一直羊羔是否处于最好的食用状态,犹豫而贪恋的。

孔克南感觉浑身不自在,但他又觉得出声询问并不会得到什么的回应。所以他干脆趴在车窗上,看着车辆从旁边略过,太阳满是黄昏的感觉,盛到极致又快要熄灭。

四周并没有什么能令人安稳下来的声音,一辆破车的音乐开得很响,孔克南觉得应该是车主对音响做了一些改造,不然这音乐怎么会这么响,就像是把东西硬塞过来的一样。

孔克南觉得自己心烦意乱,他完全搞不懂这个坐在自己身旁的男人,这种令人捉摸不透的感觉在一个身上适用就够了。老蝙蝠已经够他受的了,老天还要送个王柏熙。

怎么说呢,他快要移情别恋了。身为一个半大不小的少年,孔克南对任何神秘的人都充满了好奇,特别是这样既神秘又充满荷尔蒙的人物,每一句话都会吸引他那个躁狂的心。

前不久他感觉的自己定情了老蝙蝠,现在他又对王柏熙有了不可抑制的感觉。这样很不好,孔克南一遍遍地在心中默念。

这个家伙虽然已经莫名其妙的融入自己的生活,但他比起老蝙蝠好不了多少。除了八卦刊上的描述以外,他对王柏熙的了解不过是他比较喜欢吃什么而已。

再说了他从不看八卦刊的。

王柏熙不太确定孔克南古怪又单纯的脑瓜里在想什么,从他扭捏的体态上来看,虽然这个词用在一个男孩身上颇有贬义的味道,但不得不说放在此时的“孔先生”身上还是挺合适的。

回到正题上来,王柏熙觉得自己的进程可以跟进一步了,不管小男孩喜欢的蝙蝠侠还是王柏熙,他都有67%的把握。想到这,王柏熙不由地兴奋了起来,他把车又开上去了几个码。

“先生,你超速了。请靠边停一下,我要开张罚单。”

一句话记梗✘

[他是我见过的第一个红发绿眼的人,从此我喜欢的人都是红发碧眼。]

【中国蝙超】考PETS好玩吗?(2)

“老师我是来小解的你信吗?”

孔克南一开口就后悔了,恨不得找一地缝钻进去。那王柏熙也好不到哪去,整个人半挂在墙上像只蹩脚的猴子。教导主任刚想说什么,就见王柏熙一松手麻溜地翻墙就跑,一下影都没了。

在教导主任愣神之际,孔克南觉得自己找到了翻身的机会,他热切地抓住教导主任的手,嘴里蹦出的故事堪比山路十八弯:“你不晓得,我刚刚厕所上到一半,就看到一个黑衣大汉猥琐地趴在墙头,我那急啊,就跑到这来要把他赶走,谁知他扒住我的手就不放啊,就这么我一拉,他一扒,我一拉,他一扒……”

“就成了是吧”教导主任一插腰,呵呵。

孔克南一个“是”刚想出口,突然反应过来先是一愣,然后小嫩脸一红:“成什么啦!”望着教导主任那精光的头和狡诈的目光,孔克南忽然意识到自己是那么得年轻。

随后,孔克南不得不趴在办公室的木门上,用他的超级脑力思考着这份检讨怎么写。类似的大作他写了有好几十篇,偏偏今天他想换一个套路写,学出不一样的检讨。主任也不理他,先是批批卷子,再是打打电话,然后拆了包饼干搞了杯牛奶吃了起来。教导主任看天色已晚,嚼吧嚼吧就说:“今天你先回去吧,明天再把检讨给我,一个字都不能少。”

孔克南感激涕零,一弯腰风也似得跑了,到了自动贩卖机前他停下来买了瓶可乐,拉开了易拉罐的拉环仰头就往嘴里灌。他自顾自地往前走,到了校门口只有几个人在那等着,孔克南原本是想买串烤鸡心再走,结果就看见王柏熙站那手里还提着巷口买的蛋饼,骚气的跑车横在门口恨不得让所有知道是他来接人。

孔克南觉得这个脸丢不起,拿了烤得半熟的鸡心就跑,他飞似地跳上草坪,脚下飞快,想从旁边的新村绕出去。刚一落地就撞王柏熙身上了,孔克南有点不好意思自己的被铁头一撞可能要出人命。他凑上去问道:“侬喂害宝?(你还好吧)”对方不做声,孔克南急了抱住就喊:“你要是有事,我医药费也赔不起啊!”

王柏熙黑着脸站起来,抓着孔克南的手不放把他硬扯到了车边,说:“进去。”孔克南自然不肯,强扭着不肯动。眼瞧僵持不下去,王柏熙忽然开口:“你个小孩,怎么这样不听话,不就是拆了你和隔壁班的马小红吗?至于这么和你妈置气吗?她说你再不回去就鸡毛掸子和晾衣架一起上了。”孔克南一下就被那市井大妈班的气质给吓到了,看王柏熙那一脸正经还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孔克南咕噜了一下说:“我怕鸡毛掸子和晾衣架先断了。”

王柏熙也不再废话,把门一开把人一推,开了车就走。孔克南摸着真皮座椅,感慨道:“这车这么贵,还只有俩座位。”

王柏熙哼了一声,伸手把空掉又往下打了点,红灯的时候又脱了外套,白衬衫解了三扣子。孔克南看着这身肌肉愣了神,这胸肌、这线条,这手臂……

“怎么和老蝙蝠这么像呢?”

他也是看过老蝙蝠裸体的男人!像那次老蝙蝠受了重伤,傅管家叫他来帮忙做个小手术,就那会儿他把老蝙蝠的身体看了个便,从那以后就没忘掉过。

到这孔克南才发觉自己说了什么,他挠了挠头笑得像朵油菜花儿:“我猜的。”

王柏熙的脸色稍稍有些难看,他抿了抿嘴,连心跳都急了那么一点。这都是仰仗超人的能力得知的。孔克南觉得有些奇怪,忍住多打量了王柏熙几眼。

难道他是觉得自己的身材比蝙蝠侠更好?





咳咳,短小是我的本分。
背不出英语撸一发。

【中国蝙超】考PETS好玩吗?(1)

#考后怨念,报复社会#
不要问我他为什么要考pets

离考试还有一个星期,孔克南往馄饨摊边上的摇椅上一躺,心里想着:怕什么,小小pets还难得住大爷我?抬头一望,只见那明晃晃的太阳黄乎乎在天上挂着,孔克南不由地呼了口气,爽得晕晕乎乎的。

老板娘端着一碗气泡小馄饨,她往那沾满了面粉的围兜上胡乱擦了把手,没好气地说:“小孩,你的馄饨。”说完便把碗往桌上一搁,摇晃着走了。

孔克南挺了腰就麻溜地起来了,他往那小破椅子上一坐,看那小馄饨鼓鼓地飘在清汤面上,白透的皮面里透出隐隐肉色,汤面上还飘着几条蛋皮。

不愧是馄饨中的极品啊!

孔克南口水直流,拿起醋瓶刚要到上,突然间手肘被人一抬,那醋一下被倒了大半,孔克南看着那变得无比浑浊的面汤,鼻里满是酸味,一下怒上心头,恨不得把那捣乱地扔太阳上去。

“我……”孔克南看到那熟悉的脸,整个人愣是一抖,那一张怒气的脸也更扭曲了几分:“老王?”

王柏熙仗着自己高了对方几分,把人一按,皮笑肉不笑地说:“好兴致啊,这小馄饨好吃吗?”

孔克南只觉得被压得生疼,委屈地答道:“好吃,百年老店。”

王柏熙松了手把碗往孔克南面前一推,恶趣味地说:“吃吧。”
他悠闲地往摇椅上一坐,调笑着看着高中生纠结的脸庞。

孔克南本想挣扎一下,但一想起自己被对方捏着把柄,就只好一边扭一边硬着头皮坐下,欲哭无泪地吃了起来,第五口后来了句:“好酸。”

王柏熙露出了满意弯腰擦了擦黄色的方头皮鞋,得意地问:“还敢翻墙逃课吗?”

孔克南一抖,转过身:“不敢。”

“你还记得PETS的事吗?”王柏熙拉着孔克南买了块桂花糕,硬生生拉成两半,一人一半。孔克南一睹,嘿,老王的那半桂花少了些。

“这桂花放久了,不地道。”王柏熙咬了一口如此评价道。孔克南冷哼:“不吃给我好了。”

王柏熙拍开他的魔爪,慢吞吞地问:“还记得你下个星期就要考pets的事情了吗?”

孔克南收了爪子,悻悻地说:“记得。”

“那准备得如何了?”

“差不多了。”

“背个单词听听。”

“a–b–o–n–d?”

“……”

“s–u-p-e-r?”

“……”

“嘿嘿”

“放屁。”

孔克南在内心咒了王柏熙一下,表面上还是一副“我全听你的”的乖巧样子。王柏熙也不多说,直接一个命令下来:“以后一放学就到我这来补课。”

“不准再逃课。”末了还补了这一句。

孔克南实在是气极,想平日里虽然过得不痛快至少没有那个老蝙蝠束着管着总是好的,结果这又蹦出个王柏熙。你说好好一富二代老管人私生活干嘛,泡泡妞喝喝小酒不好吗?

那天孔克南刚和克拉克抱怨完就看见自家的老蝙蝠阴森森地杵在后面。他一惊,开口就是:“老蝙蝠你别担心,那个老王骗,骗不了我,又烦又臭,还花天酒地的……”没说完就被瞪得闭了嘴。

他至今也没搞懂这是为了什么,明明没说什么惹到老蝙蝠的呀。

话又说回来,孔克南偏不信王柏熙的邪,第二天又翻墙了。结果被人一逮住了,他一个机灵:“保安大哥……我”结果一回头看到了王柏熙。

对方二话不说对着他屁股就是一下,把人硬是推了回去。刚一落地就看到了教导主任,孔克南近乎崩溃:

“老师我只是来小解的你信吗?”

                                                                                          tbc

Already Written

  1. BOUND BY


I should have known better我早就应该知晓


巧是在充斥着冰凉味道的医院里初遇那个细腻的医生的,白如面粉又带着婴儿肥的脸让人不禁想捏一把。

“也许这里太热了,”那个医生把听诊器去下随手放在桌上,他用让人内心微痒的声音说:“我去倒杯冷水。”

【或许他是个粗心的人。】巧轻笑着望向听诊器。

背着从蓝色玻璃透过的阳光,那个医生一如既往地微笑:“我的名字是木场。”

那个笑容并不耀眼,他背后加工过的阳光也不耀眼,但它们似乎融入了心里。

巧第一次有了直击心脏的感觉,他宛如木偶任由人用工具听取内心,点头,转身。


Should have known that you could break me down知道你会早晚会击垮我


第一天是这样。

第二天是这样。

第三天木场抚摸巧的脸——在巧的要求下。

。。。。。。。

。。。。。。。

当一个月过去,那个滥用温柔成性的木场医生将纤长的手指穿过巧的衣袋,他说:“这是我的号码。”

“嗯?”发傻的不解。

对方很有耐心的补充:“明天你要出院了。"

巧扭过头,平静地说:“我以为你会不再和我联系。“

木场似乎在扯巧的被单,转过身时才发现他不过是在翻阅巧的病例,木场在等他回头。

事实也是如此,对方盯着巧的眼睛,以安慰的口吻说:“我放心不下你。”

巧又来了句意料之外的话:“你不会换号码吧?”

“在你打给我之前不会。”木场按住巧不安分的手。

他轻吻了他。

在救世的神圣之地,在洁白之上。

恋人之间的吻。

却又不曾越界的吻。

愿他不只是礼节。

愿他刻入你心。


We was all crossed levels, bound by the light本为陌路人,却在众目睽睽下邂逅

Send applause above us世人皆为我们鼓掌

Like every story before us, we were meant to fall yeah就像所有的爱情传奇般,我们坠入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