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 me

最近沉迷产肉,或者走心

Measure for Measure,Like for Like(7)

好好谈谈啦

已剃头:

请尽情代入芭乐和软登的脸


//


“过来,婊子,让我们看看你的腿。”


浓重的波士顿口音,同时一双手提起了他的领子,那些看爬虫式的目光移到他擦破的膝盖上。愤怒与恐惧同时抓紧了乔瑟夫的心脏,他用力向前踢了一脚,但对方在那之前就把他扔回了地上。瑞吉·丁,这学校里最出名的混混头子,正联合小皮特森和史蒂芬·王两个同党,对乔瑟夫实行日常的欺凌,他们在新学期刚开始时就盯上了这瘦弱的男孩。


书呆子,体育只能拿C,像女孩子一样说话细声细气,还有俩个父亲——典型的金字塔底层。瑞吉没在第一天就拿乔瑟夫·肯特开刀,因为所有人都传言布鲁斯·韦恩是他的继父,在哥谭没人愿意惹到那个家缠万贯的花花公子——韦恩可以让任何人滚去贫民窟。


但瑞吉很快就发现了布鲁斯·韦恩从不来学校,出席家长活动日的是那个‘pimp’,但肯特卖的是自己的屁股,所以这叫法多少有些文不对题,但谁在乎呢,这已经是瑞吉知道的最脏的脏话了。克拉克•肯特是个超过6尺的大块头,长得不赖,但有一副被欺负惯了的好脾气。


大部分人认定了布鲁斯·韦恩对这个赠送的继子不抱任何兴趣,乔瑟夫·肯特多半只是他包养男妓的额外负担,当这消息传到混混们耳朵里时,最好的欺负目标就出现了。


“你在什么时候弄伤了自己的膝盖?”小皮特森咯咯笑道,“布鲁斯·韦恩强迫你跪在地上给他个口//交吗?”


一片肮脏的笑声。乔瑟夫并不知道这单词实际上什么意思,但他们从不说什么好话,尤其是小皮特森,他总喜欢编排些布鲁斯和不同人过夜而克拉克备受冷落的故事,这让乔瑟夫不知所措了一阵,他弄不懂这笑话从何而言,因为布鲁斯和克拉克几乎无时无刻不在忙碌,他们都有两份工作,除此之外的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爱这个家庭上。


但乔瑟夫不能告诉任何人这个,他被严格教育过什么事该被保密。


“别说Pa的坏话!”乔瑟夫再次尝试向瑞吉攻击,但他们的个头和力量相差太多了,瑞吉留了两次级,现在是11岁,而乔瑟夫只有个3岁的身体。再一次,他被无情地推倒在了地上,坚硬的地面磕到了后腰的淤青。


但如果你想保护谁,你得有力量。


布鲁斯的声音和克拉克的伤痕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乔瑟夫握紧拳头——这还远远不够。男孩忍着愤怒,拖着步子沉默地离开了。


 


一块被碘伏沾湿的棉花移到背部出血的伤口上。“嘶——”克拉克轻微颤抖了下,在阿尔弗雷德审视的目光下,他尴尬地笑了笑。“我有点,呃,怕痛——但它其实没太糟。”他斟酌着自己的用词,边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老管家的表情。


1个小时前,克拉克成功从火场里救出了个女孩,他用全速跑到她藏身的那个浴缸,并将芭芭拉抱在自己怀里。她吓坏了,还有点呛烟,但除此之外一切都好。克拉克冷静地查看四周,超级视力还有些管用,他很快发现了一块脆弱的墙壁,但它和他们之间隔了个地板烧穿留下的裂缝。大约4米,一般人会因此丧命,但克拉克想方设法跳了过去。他砸在滚烫的地上,背部的衣服被烧掉了一片,眼镜也不知去了哪儿。但他做到了,克拉克不停咳嗽着,被浓烟刺激留下眼泪,但他稳定呼吸,吸入一大片空气,又用力吐出来——一大片火焰熄灭了,暴露出那块墙壁。


我祈求您的庇护。克拉克默默向拉奥祷告,接着奋力向它撞去——他落在了柔软的草坪上,背部着地,而芭芭拉被保护在他柔软的腹部。克拉克把她放下,一堆人围了过来,还有些长枪短炮,于是他迅速用残破的衣服包裹住自己的脸,跌跌撞撞地逃跑了。


克拉克选择了最近最隐蔽的路,一路上仍旧咳嗽个不停,很多人注意到了他,但幸好他的面部被浓烟弄得脏兮兮的。克拉克想办法回到了公园,惊慌地躲进了公共厕所里。他坐在一个隔间中,心脏在胸膛里急速跳跃着,眼泪不停顺着下巴流下来,而他根本弄不清自己哪里在痛。克拉克在奔跑的途中一直保护着自己的腹部,但现在他无法感觉到它。


他擦了擦泪水,用手机打通了阿尔弗雷德的电话,并请求他无论如何先不要告诉布鲁斯。


只花了三分钟,隔间的门就被叩响了,他被搀扶了出来,克拉克的小腿在奔跑后失去了力气,他只能倚靠着布鲁斯的司机,而阿尔弗雷德动作迅速地将一副眼镜架在了他的鼻梁上。


“医生在车上,克拉克少爷。”


于是克拉克控制住自己勇敢地走起来,他迈出几步,然后回头——厕所里没有任何从下身流出血迹,这让克拉克提起的心放下了一点。他来到外头,但周围空无一人,看起来整个公园都被肃清了,而一辆加长的黑色布加迪就停在街上。克拉克被轻轻地放下,阿尔弗雷德坐到他身边——以往老管家从来不会与他并排坐。


对面的座位是斯特兰奇博士,他是个怪人,但医术精湛。车上有所有基础的医疗检查设备,呼吸道检查,心音,医学成像,克拉克在全部过程中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他表现得很冷静,但只有阿尔弗雷德才知道他的恐惧。老管家一直握着克拉克的手,而那完全冰凉。


结果是幸运的。他和布鲁斯的孩子很安全,背上和手臂有一些擦伤和灼伤,轻微的呼吸道受损。这时克拉克才感觉到自己还在地球上,在之前他的大脑里一直回放着绝望的画面。


斯特兰奇把擦伤的处理留给了阿尔弗雷德,他还有两台手术要完成。克拉克向他致谢,布加迪绝尘而去。


 


阿尔弗雷德开始处理他背上的伤痕,克拉克脱下自己残破的衣服,他听到了一阵吸气声。


“对不起。”克拉克小声说,冰冷的棉花压在大片血痕上。


“您不应该向我道歉,克拉克少爷。”


疼痛感从背后传来,克拉克轻轻叫了声,有关怕痛的事不完全是个谎言。


对不起。他咬紧下唇,仍然这么说,但这次是在心里对布鲁斯。


在处理完之后,他被贴上了薄薄的纱布,克拉克小幅度动了动自己的肩膀,右边的手臂很难完全抬起来,有一些不碍事的小拉伤。但现在这都不重要了。“你会告诉布鲁斯的对吗?”克拉克紧张地抬起头。


阿尔弗雷德否定了,但他的眼神却传达着另一种讯息。


于是再一次,克拉克在老人面前丧气地垂下了头。“你说得对,阿尔弗雷德,我应该自己告诉他。”


 


布鲁斯在走出莱克斯大楼时接到了电话,只听了一句,暴风雨就立刻席卷了他的整个身体。他在最近的停机坪拦截了一架即将起飞的直升机,布鲁斯把飞行员拖下了驾驶舱,他自己操作更快。40分钟后这架直升机被抛弃在韦恩大楼的屋顶,蝙蝠车在白天飞驰,他逆行了两条高架回到家中。


布鲁斯从洞穴冲向家,在门打开时他无法说话,只是用眼神询问阿尔弗雷德——他得到了一个最基本的消息:克拉克正在卧室里休息。布鲁斯没有多花时间消化,他在一瞬间把自己传送到了卧室前——


克拉克正躺在床上,靠着枕头,在看到布鲁斯之后他露出一个惊讶的表情。


克拉克还活着。力量迅速从布鲁斯的身体里流走了。他摇摇晃晃地坐到椅子上,深呼吸,让与瑞秋道斯死亡和那本日记相关的阴霾逐渐从大脑里散去。


“布鲁斯?”克拉克被他的模样吓到了,布鲁斯的脸色发白,嘴唇毫无血色,看起来像在战斗中失去了所有的血。他焦急地掀开被子,但布鲁斯却更快一步站了起来,几步逼近床铺。


“等——”


克拉克的胳膊被迅速抓住了,他只能发出一个音节,身上的衣服就被撕碎了。一大片红紫色的淤青暴露在空气中,从蝴蝶骨延伸到肩部。布鲁斯的动作停了下来,他们迎来了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我——啊!”克拉克试图解释,但布鲁斯正抓在他手臂上受伤的位置,让这句话结束在了一个小声的痛呼。他很快被松开了,布鲁斯后退了几步,跌回椅子上。


几个大的呼吸声。


克拉克迫切地想说点什么,但不知道从何说起,他只是不想看着布鲁斯这样。“我,我很抱歉。”他结结巴巴地开口,拽着自己手里的被子,“这些伤没看上去的那么严重,它们只是…我们的孩子很安全,我…”


他的声音越来越轻,因为布鲁斯完全没有回应。他只是盯着克拉克,捕食者一般神色严厉而冷峻。这让克拉克感觉浑身冰凉。我再次让布鲁斯失望了吗?一阵颤栗传送到他身体的每个细胞。


如果布鲁斯开始厌恶自己——


“说点什么吧!”他请求道,但仍然没有回应。


不!克拉克难过地闭上眼睛,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来到面前。他可以想象布鲁斯居高临下地俯视自己,深蓝色的眼睛穿透黑暗将他剥光。


“原谅我,布鲁斯。”克拉克将头埋进膝盖里,“我可以做任何事,只是原谅我。”别再离开我。

[蝙超]出乎意料

原创人物

灵感来自和群里的太太聊天的成果

轻度ooc

本来想写得搞笑一点的,现在我不知道怎么形容

结尾有点草

无刀,安心食用

绿闪轻微提及。

一个女孩看上了超人,再发现蝙蝠侠是自己最大的情敌之后,又有了让她更难过的事。

说出了我看法,虽然并不完美,但也绝不失败

【影评】正义联盟:不让人满意 但也绝不失败 UP主: 大灰狼影视工厂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6414086

扶着腰飞,Tony的男友力很不错了。

向你们证明我还活着,一个月总有那么两天想撸肉。因为有娘化所以就不发了吧。

【中国蝙超】考PETS好玩吗?

05
我终于回来啦!

OOC预警,写这篇的时候我可能太饿了

孔克南迷迷糊糊地在王柏熙的怀里窝了会儿,潮湿温暖的吐息喷在王柏熙的颈窝里,像只善于撒娇的大型犬。可他又太瘦了,从背脊抚摸到腰窝,满是精壮的感觉。

王柏熙想了想,这大概是只中华细犬。

他们不该在餐桌旁边做这样的事,可是孔克南望着他的眼神又过于湿润,他们的身躯紧紧地贴在一起甚至可以感受到对方身体因呼吸而起伏的幅度。

小男孩迟疑地把头抬起来,伸出了纤细的手指突然地戳了戳王柏熙略有弹性的肚子,他忍不住笑了出来像一个小混蛋似地说:“好软啊,老王。”

王柏熙顿时脸就黑了,柔情蜜意一下化作对超人精瘦体型的怨恨,他重重地哼了一下:“蝙蝠侠不抱抱。”顺手把孔克南推开。

孔克南双手反扣着桌边,轻巧地从王柏熙身上跳了下来,他有点后悔自己刚刚的行为,本来自己可以在男人身上多窝一会儿的。但是香甜的气息让他立马精神起来,他小跑回自己的位子上,兴致勃勃地盯着弗管家端来的甜菜饭。

这俩人的胃口都很大也没什么忌口,几乎把一桌的菜都席卷干净。从糖醋小排骨到汤浇西蓝花再到烤茄子,还有一大碗的番茄土豆浓汤,这个季节的番茄汤根本不用番茄酱来调味,浓郁的酸甜味就充斥了整个口腔。

孔克南和王柏熙在此期间根本就没能说上什么话,俩个人都在埋头苦吃。用完晚餐之后,弗管家又端上了南瓜饼,孔克南认命似地继续吃了起来。估计这样下去他就要和王柏熙一样了,还可以组个吃货联盟。

太可怕了。

想着,孔克南冲着第2块南瓜饼伸出罪恶的手。他捧着南瓜饼进食的样子宛若一只极速小仓鼠,王柏熙觉得这样子很可爱,他不由减下了进食的速度分出一半精力来观察男孩的模样。

孔克南被看得有些发怵,他不禁思考起来是不是自己导致了王柏熙的进食不足抢了他的饭,所以现在这个大块头对他不爽了。

他虽然是个吃货,但他在吃饭时还是会思考的,好不容易才弄到手的恋人,要是因为吃饭这点大事就分开了,总觉得不太值当。于是孔克南把最后一口吞下了肚子之后就擦了擦手,一副乖巧的样子端坐在桌边。

奇怪的是,王柏熙也停下来了 他张开嘴带着甜腻的奶油问到:“吃饱了?”孔克南只好点了点头,直视王柏熙干脆答道:“饱了。”

王柏熙似乎有些失望,他不舍地看着剩下的俩个南瓜饼被弗管家端走,说:“你不急着回去的话,我可以带你在我家随便逛逛。”

孔克南轻快地在后面跟着,宅子里一切的东西都令人感到十分好奇,包括那个罗马风格的浴池和暖色的圆型书房。王柏熙坏笑着揉了揉孔克南的脑袋,说:“下次我们可以一起泡泡。”

孔克南咯咯地笑着,他弯腰躲开了王柏熙的手,狗嘴吐不出象牙:“那我们就会像甘蔗和苹果泡在水里,然后健美的罗马男人就会把我们一口吃掉。”

王柏熙觉得有些无厘头,孔克南的脑瓜里装得满是稀奇古怪的东西,和奇妙的联想。在他的脑子里的故事,八成和食物有关系,剩下两成就像天边的云彩略有规律却又肆意妄为。

他的男孩,王柏熙微微勾起嘴角像个狡猾的厨子,孔克南会是自己盘子里最美味的南瓜饼,柔韧甜腻,乖乖躺在盘子里身体温热,说:“尽情享用我吧。”

孔克南则觉得另有想法,他觉得王柏熙是那碗永远也吃不到的气泡小馄饨,清汤上撒着葱和蛋皮。加辣,加酸,随便选,这碗馄饨的肉还很足,香味一扑,诱惑着:“快来吧,稳赚不活亏。”

两人就这么各怀鬼胎地在大宅里逛了一圈,王柏熙体贴地提出开车送孔克南回去。实际上,这附近也没有车站了。可他是超人啊,这段路程连半分钟都用不到。当然,孔克南还是羞涩地点了点头,他们驶过大桥和小路,一样的道路如今有了不同的风采。

音响骇人的破车开了过去,孔克南漫不经心地翻弄着手中的书,他转头望着男人还算分明的下巴,刁难着问:“你想好和我妈怎么解释了吗?”他苦恼苦恼地望着那个“Pacific”,想是要一口吃了它。

王柏熙悠然地答道:“蝙蝠侠永远有Plan B ,”他看着孔克南的眼睛,故意咏叹着说:“不过你得先亲亲我,不然我也说不准。”
男孩无奈地凑了上去,轻轻咬了口,像只可爱的蚊子,他一字一顿地说:“你可别后悔。”

当然,永远不会。

                                                                                   THE END

撒花,第一篇没坑的文。接下来时间很多,如果你们想看 甜心宝贝 的话我就接着写它了。                                       
     

【蝙超】考Pets好玩吗?(4)

王柏熙觉得孔克南吃错了药。

自从那个男孩感慨万分地说出了“这很难令人失望”这句话后,王柏熙就觉得他是不是恶补语文过头了。

我们还是待会儿再把《三年高考五年模拟》拿出来好了。

王柏熙有点紧张,但他表面上还是保持着尽在掌握的模样。可能现在揭露秘密身份有点唐突,但他计算了几率,这绝对在孔克南的接受范围内。

对了,其实秘密身份这个说法也很有趣。当你是王柏熙时,对你来说蝙蝠侠是秘密身份;当你是蝙蝠侠时,王柏熙才是秘密身份。从蝙蝠侠的定位来说,他不会和谁坠入爱河,但从王柏熙的角度来说,保持长情时间困难的事。但这俩个人实际上是一个人,这个人得出的结论是他想要和超人或者说是孔克南坠入爱河,且保持长情。

所以,这个人算不算第三个人格。

王柏熙意识到自己又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孔克南已经尴尬了许久,他的每一寸暴露在王柏熙视线下的皮肤都在发痒,似乎在提醒他不该失去分寸 。

王柏熙似乎不是很在意他说了什么,他得体将孔克南领进了家门。弗管家早已候在了一旁,他微微弯下腰说:“欢迎回来,先生。还有你的朋友,孔公子。”

孔克南一瞬觉得难以呼吸,他迟疑地问到:“弗管家是你从小到到大的。。。”

“当然,”王柏熙看到小男孩无助地针扎了一下,他只得生生回答到:“从小到大,弗从未在此期间照顾过其他人家。”

孔克南搓着衣角,他像认命似地发出了“哦,哦”声,然后愤愤不平地说:“你早就知道我是谁了,你却瞒了我这么久。”
王柏熙忍住了伸手摸一摸男孩的头发的想法,理直气壮地说:“我发现你的身份靠的是我的头脑,而且我已经给你很多次暗示了,男孩,这很公平。”

孔克南脸因为王柏熙的话而红了起来,他开始搓起手来了,他低声说:“好吧,好吧。”

天知道,王柏熙能不能谅解一下他的心情。他,孔克南,一个根正苗红的三年好少年,刚刚发现他的暗恋对象从俩个人变成了一个人,这没有令淳朴的超人感到丝毫安慰,实际上他羞愧极了。

就像写了封情书,却被暗恋对象提前了一般。

王柏熙却安心了起来,他有十足的把握,孔克南已经能吞下这个信息了。这代表什么,他和男孩的距离可以更近一步了。

四舍五入就可以结婚了,好吧,没那么快。

弗管家暗藏名与利,适时地开口:“晚饭已经准备好了,你想要现在就用餐吗,老爷?”

王柏熙点了点头,右手搭上孔克南的左肩,说:“走吧,有很多你爱吃的。”说实话,孔克南觉得自己和王柏熙的进度条右千差万别,但看在美食的份上,他就不纠结这些有的没的了。

他已经闻到香味了。

菜不算多,弗管家还是严格遵从中餐摆盘的标准将美味菜肴按中垂线摆放开,孔克南暗叹于王家生活的精细,连个饭碗都散发着细腻、温润的感觉。

王柏熙大摇大摆地坐到了主位上,孔克南随意挑了个挨着王柏熙的位置,他还是不愿多说话。毕竟,他才刚刚被他肆意妄为的队友给“智商羞辱”了。

弗德雷走到两人声旁问:“现在要盛饭吗?”

孔克南愣神之际,王柏熙和弗管家四目相对,他感受到了老管家善意的逼视,便开口:“当然,别盛太多了。”

在弗管家端碗离开之后,王柏熙才开了口:“对不起,如果你觉得我刻意瞒着你的行为是一种伤害的话,我提前去先为此道歉。”

这样的发言让孔克南局促不已,他慌忙开口到:“怎么会,啊,我知道你为什么,额,不和人亲近还有保守秘密之类的,我很了解这些。额,所以我不会把他放在心上。好吧,我想说的是,我理解你,所以我不会生气之类的。”

“谢谢。”王柏熙的脸上没有表情,他轻敲着腿面,试图把肚子里的千言万语压缩成一俩句聪明的,含蓄的,又能感人肺腑的话,他已经等待了太久,不想再拖。

该死的。

“我缺少你。”

孔克南艰难地消化着这句话,他的喉咙满是晦涩的感觉,心跳不止,他像想要验证自己刚刚的听到的话一般问:“什么?”

求你了再说一遍。

王柏熙深吸了一口气,希望自己再开口时的每一句话都铿锵有力,也盼他听上去像雄鸟的鸣啼那样美妙:

“我缺少你。”

男孩像一只慌张的小鹿,可怜地抓住了桌布的一角。孔克南轻而易举地理解了王柏熙话中地意思,美好来的太容易,他有点不敢相信。望向王柏熙的双眼,深棕的眼睛仿佛是裹满蜂蜜的宝石,甜蜜的晶莹里包含着苍厚的丰满。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孔克南脱口道:

“我也缺少你。”

王柏熙将孔克南拉入怀中,深绵地吻了起来,孔克南是个无师自通的小天才,他勾着王柏熙的脖子胡来地一阵攻池夺地,王柏熙无奈地按住他的头将杂乱的节奏带了回来,他紧紧地换着男孩结实的腰部,像一只抓住了母鸡的公兔不愿放手。

最后,男孩疲软地窝在王柏熙的肩头,王柏熙低头轻轻吻了吻了孔克南的脖子,清爽的味道充满了鼻尖。

这很难让人失望。









弗管家:我就盛个饭,你们都上几垒了。

 
                                                                                              TBC

【蝙超】迪克的新年礼物

老夫少妻Play
破自行车走起,短篇

意外和平的夜晚。

克拉克和布鲁斯坐在温暖的壁炉旁清点新年礼物,包装纸堆在脚边,他们的朋友的主意总是如此有趣。克拉克的笑意在看到了亚瑟送的深海奇虾之后就止不住了,他斜靠在椅背上笑着对他正在沉思地丈夫说:”我敢打赌这很美味,这次我们可以开口福了。“

而他的丈夫则心不在焉地翻转着手中的小盒子,微抿起的嘴唇和游离的眼神验证他正在想些什么有趣的事,但布鲁斯并没有因此错过爱人的话:”当然了,克拉克,但是我这里有份更好玩的东西。“

”你想试试吗?“布鲁斯刻意压低着嗓子问道,他摇了摇手中的盒子,沙沙的声音挑逗着克拉克的好奇心。

克拉克放下了手头的东西,他接过了布鲁斯递来的盒子,看到上面夹了张纸条:”为了你们长久的爱情生活,甜蜜的情趣是必要的。——爱你们的迪克·格雷森。“

克拉克几乎立马猜出了盒子里大概是什么东西,热情的迪克总是乐于为他们私密的生活提供”帮助“,即使他们大多数时候并不需要。

布鲁斯的小把戏已经够年轻的恋人受得了。

”我们不能拒绝他的好意,“布鲁斯坐到了克拉克的旁边还把那块香甜的蜂蜜蛋糕顺走了,他揽过克拉克的肩头:”先把它拆开看看吧。“

克拉克慢悠悠拆开了它,小小的盒子里只装着一副纸牌、两个骰子和和一个橙色的小袋子。怪不得这么轻,克拉克轻声嘟囔着。他丈夫搂着他的手收紧了些,克拉克不得不加快了手上的速度。

两个骰子是透明的,一只上写着:舔、咬、吸、吹、打、捏;另一只上则是:双耳、娇唇、咪咪、肚脐、屁屁、大腿。

该死的,这还是夜光的。

下面拉灯:
http://wx3.sinaimg.cn/mw690/005Ygzy9ly1ff5tmfatu2j30c81e9aj6.jpg

第一篇肉终于撸出来了,或许有后文♥

【蝙超】甜心宝贝

普通人AU
一看题目就是老不正经的文系列

克拉克离开美丽的堪萨斯的小镇到阴冷的哥谭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在暑假的最后一个星期,克拉克告别了家人远赴哥谭求学。从堪萨斯到哥谭并不算远,但看在上帝的份上,这是他独自离家到过的最远的地方了。

玛莎在最后一次叮嘱之后,抚摸了儿子的脸庞:“我们会一直以你为傲的。”乔纳森将手上的大包交给克拉克,半开玩笑地说:“不要坐过了,克拉克,这样你妈妈就有理由24小时盯着你了,从牙刷到校车。”

玛莎笑嗔:“他已经没有校车了,去吧儿子,到了给我电话。”克拉克最后给了玛莎和乔纳森一个拥抱,然后提着俩个包裹小跑上了火车。

克拉克合上了那本折磨他很久的资料,在杂志栏旁边的沙发上躺下了。如今的克拉克已经没有初次站立在这雄伟的建筑之下时那种兴奋的感觉了,他感到了疲惫。

乔纳森生了一场不大不小的病,家中的事务都落在玛莎的头上。新聘来的工人充满了“血气方刚”的傻气,很显然他们并不把玛莎放在眼里。克拉克担心急了,他提出回家帮玛莎料理家务,但被拒绝了。

“安心待在大学里,这样就够了。”玛莎在电话里安抚着儿子,温和中又带着强硬。克拉克似乎明白了母亲的意愿不可改变,但他做了最后的挣扎:“我自己来赚生活费,妈妈,我可以的。”

玛莎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用疲惫的声音答道:“好吧,克拉克。但不可以做出格的事。”

“当然,妈妈。”克拉克用一种甜蜜儿活泼的声音答道,他已经足够大了,是时候自己养活自己为母亲减轻些负担了。

他很快在一家快餐店里找到了工作,每天将货物搬进店里,再把垃圾拖出去。虽说不复杂但是十分消耗体力,幸好克拉克从不缺力气。店长是个好人,她清楚克拉克的近况之后,便把每天剩下来的汉堡和玉米棒多分一些给克拉克还亲自为他排班。

哥谭的晚上并不太平,克拉克每天都会送店长回家然后再自己乘公交回去。一个呆头呆脑的学生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可以抢的东西,克拉克一直很安全,他尽量弯着腰还配了副眼镜让自己变得毫无出众之处。

这样的安稳在昨天晚上的一个冤大头的手里结束了。那个倒霉吧唧的家伙抢了他的钱之后就淹死在河里,他的工资变成了一团面糊。警长满怀歉意地拍了拍克拉克的肩头,给他买了碗泡面之后就走了。

没人准备为他的遭遇负责什么。

克拉克端着那碗热气腾腾的面走了,他在脑中计算着自己的钱能撑多久,还好可以撑到月底。当然,是不算给迪克买生日礼物的话。

倏地,他想起了在学校里收到的传单,那个黄头发的男人将传单递给了他,得体的西装粘上了油渍:“这很适合你。”克拉克将传单从口袋里掏了出来,上面印着红色的大字:“SA–甜心宝贝。”

这是一封充满了诱惑力的邀请函,用卢瑟校长的话来说就是“奶奶的蜜桃茶”。克拉克对这些交易略有耳闻,年轻的大学生和那些上了年纪的富豪约会,然后那些慷慨的“干爹”就会为“甜心宝贝”支付学费、甚至提供更有质感的生活。

克拉克认为这是一种交易,如今他被这种“历史悠久”的玩样吸引了。他攥紧了手中潮湿、褶皱的纸,朝着更远的街头走去 。
                                                                                     TBC

科普一下背景:
甜心有约(Seeking Arrangement)由创始人布兰登·韦德(Brandon Wade)创建于2006年。是一个为高端人士打造的国际性的“甜蜜定制”约会交友平台。在美国流的“甜蜜定制”不同于中国所说的“包养”和所谓的“干爹”、“干女儿”关系。SugarDating在北美有更长久的文化背景,它可以是单纯的友谊,或有共同话题的人相聚取乐, 当然如果双方愿意,“甜蜜定制”中的男女也可以更深一步交往。

来啊,造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