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 me

最近沉迷产肉,或者走心

【中国蝙超】考PETS好玩吗?(1)

#考后怨念,报复社会#
不要问我他为什么要考pets

离考试还有一个星期,孔克南往馄饨摊边上的摇椅上一躺,心里想着:怕什么,小小pets还难得住大爷我?抬头一望,只见那明晃晃的太阳黄乎乎在天上挂着,孔克南不由地呼了口气,爽得晕晕乎乎的。

老板娘端着一碗气泡小馄饨,她往那沾满了面粉的围兜上胡乱擦了把手,没好气地说:“小孩,你的馄饨。”说完便把碗往桌上一搁,摇晃着走了。

孔克南挺了腰就麻溜地起来了,他往那小破椅子上一坐,看那小馄饨鼓鼓地飘在清汤面上,白透的皮面里透出隐隐肉色,汤面上还飘着几条蛋皮。

不愧是馄饨中的极品啊!

孔克南口水直流,拿起醋瓶刚要到上,突然间手肘被人一抬,那醋一下被倒了大半,孔克南看着那变得无比浑浊的面汤,鼻里满是酸味,一下怒上心头,恨不得把那捣乱地扔太阳上去。

“我……”孔克南看到那熟悉的脸,整个人愣是一抖,那一张怒气的脸也更扭曲了几分:“老王?”

王柏熙仗着自己高了对方几分,把人一按,皮笑肉不笑地说:“好兴致啊,这小馄饨好吃吗?”

孔克南只觉得被压得生疼,委屈地答道:“好吃,百年老店。”

王柏熙松了手把碗往孔克南面前一推,恶趣味地说:“吃吧。”
他悠闲地往摇椅上一坐,调笑着看着高中生纠结的脸庞。

孔克南本想挣扎一下,但一想起自己被对方捏着把柄,就只好一边扭一边硬着头皮坐下,欲哭无泪地吃了起来,第五口后来了句:“好酸。”

王柏熙露出了满意弯腰擦了擦黄色的方头皮鞋,得意地问:“还敢翻墙逃课吗?”

孔克南一抖,转过身:“不敢。”

“你还记得PETS的事吗?”王柏熙拉着孔克南买了块桂花糕,硬生生拉成两半,一人一半。孔克南一睹,嘿,老王的那半桂花少了些。

“这桂花放久了,不地道。”王柏熙咬了一口如此评价道。孔克南冷哼:“不吃给我好了。”

王柏熙拍开他的魔爪,慢吞吞地问:“还记得你下个星期就要考pets的事情了吗?”

孔克南收了爪子,悻悻地说:“记得。”

“那准备得如何了?”

“差不多了。”

“背个单词听听。”

“a–b–o–n–d?”

“……”

“s–u-p-e-r?”

“……”

“嘿嘿”

“放屁。”

孔克南在内心咒了王柏熙一下,表面上还是一副“我全听你的”的乖巧样子。王柏熙也不多说,直接一个命令下来:“以后一放学就到我这来补课。”

“不准再逃课。”末了还补了这一句。

孔克南实在是气极,想平日里虽然过得不痛快至少没有那个老蝙蝠束着管着总是好的,结果这又蹦出个王柏熙。你说好好一富二代老管人私生活干嘛,泡泡妞喝喝小酒不好吗?

那天孔克南刚和克拉克抱怨完就看见自家的老蝙蝠阴森森地杵在后面。他一惊,开口就是:“老蝙蝠你别担心,那个老王骗,骗不了我,又烦又臭,还花天酒地的……”没说完就被瞪得闭了嘴。

他至今也没搞懂这是为了什么,明明没说什么惹到老蝙蝠的呀。

话又说回来,孔克南偏不信王柏熙的邪,第二天又翻墙了。结果被人一逮住了,他一个机灵:“保安大哥……我”结果一回头看到了王柏熙。

对方二话不说对着他屁股就是一下,把人硬是推了回去。刚一落地就看到了教导主任,孔克南近乎崩溃:

“老师我只是来小解的你信吗?”

                                                                                          tbc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