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 me

最近沉迷产肉,或者走心

【中国蝙超】考PETS好玩吗?(2)

“老师我是来小解的你信吗?”

孔克南一开口就后悔了,恨不得找一地缝钻进去。那王柏熙也好不到哪去,整个人半挂在墙上像只蹩脚的猴子。教导主任刚想说什么,就见王柏熙一松手麻溜地翻墙就跑,一下影都没了。

在教导主任愣神之际,孔克南觉得自己找到了翻身的机会,他热切地抓住教导主任的手,嘴里蹦出的故事堪比山路十八弯:“你不晓得,我刚刚厕所上到一半,就看到一个黑衣大汉猥琐地趴在墙头,我那急啊,就跑到这来要把他赶走,谁知他扒住我的手就不放啊,就这么我一拉,他一扒,我一拉,他一扒……”

“就成了是吧”教导主任一插腰,呵呵。

孔克南一个“是”刚想出口,突然反应过来先是一愣,然后小嫩脸一红:“成什么啦!”望着教导主任那精光的头和狡诈的目光,孔克南忽然意识到自己是那么得年轻。

随后,孔克南不得不趴在办公室的木门上,用他的超级脑力思考着这份检讨怎么写。类似的大作他写了有好几十篇,偏偏今天他想换一个套路写,学出不一样的检讨。主任也不理他,先是批批卷子,再是打打电话,然后拆了包饼干搞了杯牛奶吃了起来。教导主任看天色已晚,嚼吧嚼吧就说:“今天你先回去吧,明天再把检讨给我,一个字都不能少。”

孔克南感激涕零,一弯腰风也似得跑了,到了自动贩卖机前他停下来买了瓶可乐,拉开了易拉罐的拉环仰头就往嘴里灌。他自顾自地往前走,到了校门口只有几个人在那等着,孔克南原本是想买串烤鸡心再走,结果就看见王柏熙站那手里还提着巷口买的蛋饼,骚气的跑车横在门口恨不得让所有知道是他来接人。

孔克南觉得这个脸丢不起,拿了烤得半熟的鸡心就跑,他飞似地跳上草坪,脚下飞快,想从旁边的新村绕出去。刚一落地就撞王柏熙身上了,孔克南有点不好意思自己的被铁头一撞可能要出人命。他凑上去问道:“侬喂害宝?(你还好吧)”对方不做声,孔克南急了抱住就喊:“你要是有事,我医药费也赔不起啊!”

王柏熙黑着脸站起来,抓着孔克南的手不放把他硬扯到了车边,说:“进去。”孔克南自然不肯,强扭着不肯动。眼瞧僵持不下去,王柏熙忽然开口:“你个小孩,怎么这样不听话,不就是拆了你和隔壁班的马小红吗?至于这么和你妈置气吗?她说你再不回去就鸡毛掸子和晾衣架一起上了。”孔克南一下就被那市井大妈班的气质给吓到了,看王柏熙那一脸正经还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孔克南咕噜了一下说:“我怕鸡毛掸子和晾衣架先断了。”

王柏熙也不再废话,把门一开把人一推,开了车就走。孔克南摸着真皮座椅,感慨道:“这车这么贵,还只有俩座位。”

王柏熙哼了一声,伸手把空掉又往下打了点,红灯的时候又脱了外套,白衬衫解了三扣子。孔克南看着这身肌肉愣了神,这胸肌、这线条,这手臂……

“怎么和老蝙蝠这么像呢?”

他也是看过老蝙蝠裸体的男人!像那次老蝙蝠受了重伤,傅管家叫他来帮忙做个小手术,就那会儿他把老蝙蝠的身体看了个便,从那以后就没忘掉过。

到这孔克南才发觉自己说了什么,他挠了挠头笑得像朵油菜花儿:“我猜的。”

王柏熙的脸色稍稍有些难看,他抿了抿嘴,连心跳都急了那么一点。这都是仰仗超人的能力得知的。孔克南觉得有些奇怪,忍住多打量了王柏熙几眼。

难道他是觉得自己的身材比蝙蝠侠更好?





咳咳,短小是我的本分。
背不出英语撸一发。

评论(3)

热度(29)